船舶买卖,中国船舶交易网,搜船论坛

  • 2
  • 1
  • 3

热图推荐

[爱情电影] 撒哈拉绿洲 撒哈拉的秘密,寻找传说中的绿洲库夫拉

2019-11-10 22:37:45 61 0

[复制链接]
撒哈拉 发表于 2019-11-10 22:37:45 |阅读模式

撒哈拉 楼主

2019-11-10 22:37:45

绿洲,撒哈拉绿洲 撒哈拉的秘密,寻找传说中的绿洲库夫拉,撒哈拉绿洲:撒哈拉绿洲,如果撒哈拉变成绿洲,撒哈拉变绿洲,撒哈拉沙漠里的绿洲,撒哈拉沙漠以前是绿洲吗,撒哈拉沙漠最大绿洲,撒哈拉沙漠深处的绿洲,撒哈拉沙漠绿洲水能喝吗,撒哈拉在哪

写完沙海迷航后,总感觉还该多说几句。一方面对于文中出现的地名大家可能不熟悉;另一方面库夫拉的历史确实颇有趣味,值得说一下。这里就以我了解到的情况给大家做个简单介绍。


首先说说库夫拉,这个词英文是Kufra或者Kofra,意大利人曾写成Cufra,阿拉伯语。这个词其实是从阿拉伯语的,英译kafir衍生出来的,意思就是你所知道的那个意思。信教的贝都因移民用来称呼更早的原住民图布人(Toubou或者Tubu,意思是石民)


库夫拉是撒哈拉沙漠中一个盆地内部的绿洲群,这个盆地也就叫做库夫拉盆地,连同其周围的区域整个被划出来叫做库夫拉省,是利比亚面积最大的行政区,当然大部分地方都是不毛之地。库夫拉省正东是埃及,东南角是苏丹,南方是乍得。


在库夫拉内部形成了几个绿洲城市(或者以我们的规模叫城镇比较妥),焦夫(Al Jawf)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也是整个库夫拉省的首府,所以现在地图上库夫拉的位置一般写的是焦夫。84年统计人口是1万7千多,现在可能多些,也可能少些,毕竟这十年来利比亚不是什么世外桃源。



绿洲、库夫拉省和相邻国家


沙海迷航中地点的位置关系

(上图是对沙海迷航一文的补充,15中队本部的位置在亚历山大港附近,除较大型的惠灵顿仗着皮糙肉厚敢于从运河区直接飞向库夫拉外,其他飞机都是转到南方的瓦迪哈勒法再飞入库夫拉的。)


库夫拉附近有4个小绿洲,包括雷比亚纳(西120千米)、贝泽马(西北150千米)、Wadi Zighen(北北西180千米)和塔泽堡(西北250千米)。此外在东南方还有贾巴尔·阿卡努(Jabal Arkanu,西南300千米)和杰贝尔·乌韦纳特(Jebel Uweinat,靠近埃及和苏丹边界)两个绿洲山谷。以上数处就是整个库夫拉省有稳定水源之处。



贾巴尔·阿卡努


杰贝尔·乌韦纳特

为什么说库夫拉是传说之地呢?这个地方在撒哈拉深处,一直到19世纪都不被西方“文明世界”所知。读者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像我一样玩过《大航海时代2》的老家伙,还记得怎么深入内陆断粮断水死掉一半人到达“梦幻中的城市”廷巴克图吗?库夫拉就是个类似游戏中廷巴克图的地方。


要说非洲古代曾经比现在更为湿润,降雨丰富,沙漠面积没有现在这么大,沙漠的气候条件也没有这么极端。所以古人曾四处漫游放牧,并在沙漠的岩石上留下岩画,说明当时那里还是有水草的地方。在沙漠内部的大型绿洲,则有人定居耕作,现在撒哈拉内的绿洲往往还有希腊、罗马风格的残垣断壁,表明当时外部文明进入这些绿洲也并不困难。


后来随着气候变化,降雨减少,沙漠面积越来越大,绿洲缩小,要到达非洲内陆也就越来越困难,这些地方就逐渐不为外界知晓。但是这个外界往往是相对的,对于非洲当地居民来说,这些地方并不神秘,居民也不是不可接触和理喻的原始人类。


现实中的廷巴克图的情况就是如此,虽然“文明世界”不知道其存在,但非洲人是知道的,那里不但通商路、有居民,还是一个学术中心呢。


穿越撒哈拉的商路网从法老修金字塔的时代就存在,在公元300年后逐步发达,大型商队每年穿越其中。这些商队可不像平时看电影里面通西域的商队就是几匹骆驼意思一下,排成单纵队都占不满一个沙丘。据14世纪摩洛哥的著名旅行家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此人足迹遍布当时所知的世界,有趣的是其在外旅行的最后一站就是廷巴克图)的记载,一个商队最少有1000头骆驼,最大型的甚至超过12000头。即使这样的大型商队在旅途中仍然如履薄冰,先头驼队必须提前数日赶到下个绿洲,然后返回为主队补充淡水,才能保证旅行安全。伊本·白图泰的旅行中先期出发的驼队就从瓦拉塔绿洲送回了四天份的水。



伊本·白图泰在晚年自矜此生心愿得偿,在旅行方面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人


这些商队卖什么呢?各种原料、奢侈品和特产,从最早加工石器用的黑曜石,到后来的贵金属,当然还有恒久不变的奴隶和盐。当时北非国家进口奴隶作为家庭奴仆使用,而西非国家则用于训练奴隶士兵。


比如著名的“Darb el Arbain”,在古希腊希罗多德的著作中就提到这条路线。从苏丹的达尔富尔起始,向北穿越一系列无人居住的小型绿洲,经过埃及的哈里杰绿洲,最后到达埃及中部的阿斯尤特。此路线更臭名卓著的名字是“四十天路”,每年奴隶贩子都会驱赶8万奴隶上路,经过40天的跋涉到达阿斯尤特的奴隶市场,一般只有两万人能够活着到达。这条商路直到19世纪末苏丹马赫迪起义才废止。


在巅峰时期穿越撒哈拉的商路多达1400条,这种大型商队直到近代才被横跨非洲大陆的铁路运输打垮,但在中部非洲仍有这样的传统商队,每年走一次,交换外界的盐,不过规模只有几十头骆驼了。



传统商队仍走在起始于法老时代的商路上

但如果情况更糟糕一些,绿洲萎缩,人口减少,再加上沿路水源点消失,那么商队就没法走了。外面人进不去,里面人也出不来,几代以后,连非洲本地的居民都搞不清楚沙漠对面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人了,那个地方就真成了传说之地。但是这并不代表沙漠里面就没人了或者彻底堕落成原始人了,人还顽强存在,还有国家组织,你还不能说那不是文化。


库夫拉就是这种情况,它所在的位置被称为大沙海,从埃及的盖塔拉一直向西延伸过库夫拉,是地球上第二大连绵不断的沙层覆盖区,仅次于阿尔及利亚的东方大沙漠。大沙海中因为风的原因形成了连绵数百公里的巨大沙丘,如果南北向走比较容易,东西向就必须翻越一个个沙丘。而这些沙丘的西坡比较平缓,东坡陡峭且覆盖着流沙,如果硬要东西向翻越,则向东走远比向西容易。所以从东部沿海的埃及和苏丹,几乎无法再进入库夫拉,这个地方就被自然界半封闭起来,连非洲东部的土著居民也不知道它的存在了。



大沙海


难以翻越的流沙沙丘

一直到19世纪,非洲中部特别是沙漠地区在“文明世界”的地图上仍然大多是空白的。当时机械化车辆尚未发明,一切深入沙漠的旅行都受同一个因素也就是是骆驼的极限耐力制约,这一点对于土著居民、商队和探险家完全平等。驼队在携带备用饮水的情况下可以在沙漠行进300千米,也就是说当时的探索者可以从已知的绿洲前出150千米,如果没有找到新的水源地就必须掉头,硬要向前而又没有遇上新的绿洲那就只有丧身沙海了。


所以当时欧洲的探险者对库夫拉的了解只能求诸于故纸堆和非洲东部居民口耳相传的传说(当时北非盘踞着一系列海盗国家,欧洲人无法从北线探索)。关于库夫拉目前可知的最早的记载可能是公元1154年,阿拉伯地理学家穆罕默德·伊德里西(Muhammad al-Idrisi)在其著作中描述此处曾是人口繁盛之处,但当时已只剩一片废墟,水井干涸,牛群回归野外。15世纪末,西班牙的摩尔旅行家利奥·阿非利加努斯(Leo Africanus)记载曾有一支从利比亚北部的奥吉拉出发的商队向南到达被称为贝尔多阿(Berdoa)的绿洲,现在一般认为可能是对应焦夫或者塔泽堡绿洲。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库夫拉地区都被标注为贝尔多阿。


当时此处并不属于奥斯曼土耳其或者阿拉伯人所有,土著的图布人建立了一个苏丹国家,首都就在塔泽堡。


而在东方,库夫拉就只剩下传说了。埃及西部绿洲的居民向欧洲来的探险者描述西方的沙漠中隐藏着消失的绿洲,著名的“扎祖拉”(Zarzura),隐藏着宝藏的神秘所在。传说从达赫拉绿洲向西走数天就会发现三个水草繁茂而丰美的山谷(在乌韦纳特和达赫拉之间的吉尔夫·凯比尔西侧高原上),接着向前就能到达沙漠中心的绿洲群。而传说同样提到会有“黑盗”(black raiders)偶尔从西方冲入埃及的绿洲,在闪电般的劫掠后又消失在沙漠中。某次深入沙漠的追击中,埃及人发现了袭击者预先隐藏起来的大量水罐,这些水罐当然立刻遭到摧毁。这些证据说明沙漠深处的宝藏并非空穴来风。



穿越沙漠的图布人

我好像明白埃及人为什么叫他们黑盗了



如果能够不暴晒也没那么黑

1873年,德国探险家弗里德里希·格哈德·罗尔夫斯(Friedrich Gerhard Rohlfs)得到埃及总督的资助,冒险从达赫拉出发向西探索。翻越沙丘的旅途对于驼队来说实在太过艰难,在达赫拉以西偏南约190千米的地方突然天降暴雨,给他们带来了及时的淡水补充,罗尔夫斯遂将此地命名为雷根费尔德(Regenfeld,德语“雨区”之意)。但由于有流沙的影响,骆驼实在无法爬上沙丘的东坡,他们只能转而往北,沿着山谷一直走到了埃及西北的西瓦绿洲,此次探索遂以失败告终。



为了假扮阿拉伯人罗尔夫斯甚至自己做了割礼


五年后,罗尔夫斯受德国非洲协会委托前往非洲中部乍得的瓦代,这次他从北方利比亚海岸南下,终于到达了库夫拉,成为第一个到达此处的欧洲人。


在1840年左右,信教的柏柏尔人和贝都因人已从北方南下,取代了原来土著的图布人,并给绿洲带来了现在的命名。外来人的进入使商业再次繁荣起来,罗尔夫斯是沿着随之形成的撒哈拉商道进入库夫拉的。然而当地居民对外来的欧洲人非常敌视,罗尔夫斯的考察队遭到当地人围攻,他们几乎把命送掉。最后考察队一路北逃,一直跑到班加西,乍得当然是去不成了,不过发现库夫拉也足以让他的声名更上层楼了。


1895年赛努西教派被奥斯曼帝国驱逐,这些人最后辗转到达库夫拉,在焦夫以北的绿洲之外建立了名为塔格(El-Tag)的村子,这里也就成了赛努西教派的圣地,使库夫拉除了贸易之外又成为了宗教朝圣的目标。


罗尔夫斯虽然发现了库夫拉的所在,但只是匆匆一瞥而已,由于奥斯曼帝国对外界的封锁以及当地人的排外,库夫拉和周边地区直到20世纪初仍笼罩在迷雾中,而从东部探索库夫拉地区的努力也仍在进行。


这一时期值得一提的是埃及的凯末尔·丁·侯赛因亲王,此人原本可以成为埃及的国王,但最终还是决定选择浪荡的自由生活。他是当时沙漠探险活动的主要资助者,自己也经常亲身探险,最初只是为了寻找新的猎场,但后来他感受到探险的乐趣,热衷于发现未知世界。在他去世前几个月,还资助匈牙利绅士拉斯洛·阿尔马西的探险队继续深入沙漠腹地寻找“扎祖拉”。凯末尔·丁·侯赛因亲王是第一个使用汽车探索沙漠的人,他驾驶着订制的雪铁龙汽车在广袤的沙海尽情疾驰——汽车的发明和完善标志着揭开沙漠秘密的时间已指日可待了。



凯末尔·丁·侯赛因亲王


亲王探索沙漠的汽车队

1917年,探险者偶然在达赫拉西南250千米的一座小山发现了约300个陶罐,其中大部分已被打破或者钻了洞,这就印证了传说中达赫拉人追击黑盗过程中发现的屯水仓库,很显然追击者击破了这些罐子以断绝黑盗卷土重来的希望。1924年凯末尔·丁亲王拜访此处后将其命名为阿布·巴拉斯(Abu Ballas,意思是陶罐之父),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至今。不过2000年以后所有稍完整的罐子不是被人拿走就是被砸得粉碎,您就是有机会亲临此地也最多只能看到散落的碎片了。



阿布·巴拉斯


刚发现时的陶罐群


比较完整的陶罐


2000年以前还能看到较完整的陶罐


2000年以前还能看到较完整的陶罐

1926年凯末尔·丁亲王重回此地时在陶罐山的半山腰发现了古人类留下的岩画,包括哺乳的牛、狩猎羚羊以及盛装的人像等。这表明当地在远古时期曾经是宜牧宜猎的水草之地。



亲王发现的哺乳牛岩画


亲王发现的猎羚岩画

当时的探险家们根据地图分析,从阿布·巴拉斯到达赫拉绿洲应是黑盗旅程的最后三分之一,在反向延伸线上应该还有隐蔽的供水点,再往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扎祖拉绿洲。后来的探索果然在大致相等的距离发现了断续有水的废井,继续往前又发现了已干涸的河道,印证了这个思路的正确性。而在陶罐上发现的图布标记则似乎暗示着黑盗来自于库夫拉。


但是近年对碎陶片做的现代化检测实在让人跌破眼镜,一些陶片的烧制年代竟是公元前1500年,原有的猜测完全被推翻。这似乎是法老时代横贯沙漠的广泛贸易网络的遗存和证明,在新的思路下进行的考古探索也找到了更多支持“阿布·巴拉斯小径”存在的证据。也许黑盗只是发现和利用了当年商路的存留并进行了扩充而已。


1923年秋,艾哈迈德·哈萨宁·贝(Ahmed Hassanein Bey)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内陆探险。此人也是个传奇人物,1936年至1952年是埃及国王法鲁克的宫廷总管和底万的首脑,当然也是著名探险家,并且以极其严谨而科学的考察记录和精确的地图绘制闻名。



高官探险家哈萨宁·贝


考察中的哈萨宁·贝

哈萨宁·贝是个贝都因后裔,且是有封号的埃及官员,所以没有遭到赛努西人的排斥,而他同时又在牛津大学接受过现代教育,能够以科学的态度探险并且记录下自己的发现。他到达库夫拉后,当地人向他讲述了南方消失的绿洲传说。哈萨宁·贝于是继续向南,发现了贾巴尔·阿卡努和杰贝尔·乌韦纳特这两个山谷绿洲。他在杰贝尔·乌韦纳特发现了早期人类留下的岩画,而贾巴尔·阿卡努,当地的赛努西人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贾巴尔·阿卡努此前无人知晓

其环境只能作为季节放牧地



现在在那里有辆废弃的法国装甲车

哈萨宁·贝的驼队自库夫拉南下1500千米,在苏丹达尔富尔的首府法希尔结束了他的探险旅程,这是沙漠考察中前所未有的壮举。他沿途找到了绿洲和水源,沿着他的足迹形成了新的苏丹到库夫拉的商路。哈萨宁·贝详尽的考察报告在欧洲引起轰动,他拍摄的探险照片特别是四十多张岩画照片更是使其名声大噪。



乌韦纳特岩画


乌韦纳特岩画


乌韦纳特岩画

而从东部到达库夫拉的尝试也终于有了进展。凯末尔·丁亲王是第一个乘汽车到达乌韦纳特的人,他发现了达赫拉和乌韦纳特之间横亘的连绵陡峻的砂岩高原,并将其命名为“吉尔夫·凯比尔”(Gilf Kebir ,长城的意思)。另一次旅行中他到达了雷根费尔德,并找到了当年德国人埋藏文件的洞穴,将里面的物品替换成了自己的,形成了沙漠探险者的一个传统。



吉尔夫·凯比尔东侧陡峻如壁,故被命名为长城


英国军官拉尔夫·巴格诺德、肯尼迪·肖,探险家帕特里克·A·克莱顿以及拉斯洛·阿尔马西在这个阶段也非常活跃,他们于30年代初期驾驶汽车完成了从埃及方向向西穿越大沙海的壮举,并用骆驼调查了库夫拉周边此前未被考察的沙漠地区。


1932年,拉斯洛·阿尔马西和帕特里克·克莱顿以及英国的罗伯特·克莱顿爵士组成了一个大型考察队前往吉尔夫·凯比尔(长城)未被探查过的西部高原部分,此次考察动用了克莱顿所有的一架吉普赛蛾飞机。他们在空中发现了三个满布植被的隐秘山谷,但是无法从地面接近。



飞行考察中的吉普赛蛾

第二年,阿尔玛西和克莱顿分别组织队伍从两个方向探索,两支队伍都成功进入了山谷的不同部分。山谷中是三条已经干涸的河床,这些河床汇合后的河道形成了黑盗路线的最后三分之一,在这里同样发现了古人留下的岩画等遗迹。结合库夫拉赛努西部落流传的传说,最终确定这里就是消失了的扎祖拉绿洲。



最后的隐秘山谷,传说中的扎祖拉所在


第一次从空中拍摄到的山谷照片


隐秘山谷中生长着绿色植物

属于探险家的浪漫时光正在走向尾声,现代机械化交通工具带来的是侵略者的勃勃野心。1931年意大利发动昔兰尼加战役,鲁道夫·格拉齐亚尼带领3000人的部队三面包围库夫拉,还有20架飞机助阵。当地数百赛努西守军只有轻武器,在意大利人的装甲车面前毫无作用。他们无效的抵抗被意大利人轻易粉碎,库夫拉遂被意大利人占领。



鲁道夫·格拉齐亚尼因屠杀无辜得名费赞的屠夫



意大利人为昔兰尼加战役胜利修建的凯旋门


看过或听说过《索多玛120天》的人恐怕都不会对意大利军人的道德有任何高估,这些人属于稍得志便无所不为的那种。常规的奸淫掳掠完全是例行公事,接着他们把抓住的赛努西人的长老、官员和学者全部押上飞机——你以为他们是要用现代科技产品震慑这些蒙昧的人吗?才不是呢!意大利人把他们统统从天上踢下去了,不带降落伞的。


从库夫拉逃出的难民在沙漠中向东逃跑,希望能通过杰贝尔·乌韦纳特的绿洲进入埃及。恰好遇上帕特里克·克莱顿正带着队伍进行瓦迪哈勒法到乌韦纳特的三角测量,许多人才免于埋骨沙漠的命运。


此后意大利人在库夫拉盘踞了十年左右,他们兴建了堡垒和机场,库夫拉成为意大利非洲攻略的重要据点。二战爆发后,意大利人无法再走苏伊士运河,库夫拉更成为其与东非殖民地之间陆路和空中联络的重要中继站。



30年代拍摄的库夫拉民居照片

当年的探险者也选择了不同的阵营。1940年拉尔夫·巴格诺德组建了英国沙漠远程作战群LRDG(Long Range Desert Group),这是一支旨在穿越沙漠对敌人展开侦查和突袭的特种部队,肖和克莱顿也加入其中。41年1月31日,克莱顿在率领T巡逻队准备袭击库夫拉时不幸被俘。但很快LRDG就引导勒克莱尔率领的自由法国和乍得联军从苏丹的瓦迪哈勒法出发远征千里一举拿下了库夫拉。


阿尔玛西则投入了隆美尔麾下,在北非战争中他曾执行过一项大胆的行动。沿着利比亚和埃及的边境沙漠南下直到吉尔夫·凯比尔,穿过哈里杰绿洲,将两名德国特工送入埃及的阿斯尤特,然后又以同样的路线无声无息地返回。


在北非战争的两年中,盟军对库夫拉的补给都是来自苏丹的瓦迪哈勒法,其间发生了南非空军布伦海姆机队迷航后覆灭的悲剧事件。此后轴心国方面一直没能重夺库夫拉,在北非战争期间这里一直是LRDG和SAS(Special Air Service,英国特种空勤团)的主要出击基地。LRDG从这里向北穿越沙漠上千公里,对德意军队后方展开突袭。不得不说这些人真是纯爷们,铁血真汉子,至今库夫拉周围沙漠上还能看到他们抛锚放弃的车辆。



瓦迪哈勒法开往库夫拉的补给车队


LRDG


LRDG


库夫拉东南边境附近遗弃的LRDG车辆

战争结束后库夫拉仍然是非洲中部航线的重要中继点。上世纪70年代起,当时的利比亚政府在库夫拉开展了一项堪称伟大的农业项目——LEPA灌溉。这个项目是抽取沙漠中砂岩层以下的地下水,通过旋转的喷淋系统进行灌溉,灌溉形成的圆形耕种面积直径超过1千米。这种圆形的种植区在国际空间站上很容易识别,被宇航员作为地标使用,说一声壮观也不为过。喷灌使得农业区域增加,现在的库夫拉绿洲群覆盖面积比二战时期扩大了不少。



沙漠中的绿色奇景


空中俯瞰灌溉区


太空中看到的库夫拉绿洲


这里就是焦夫

但利比亚前政府还搞了个被称为“大人工河”的项目,将抽出的淡水穿过沙漠送往沿海的城市,以支持那里的人口增长和工业发展。由于开采过甚,据说库夫拉绿洲的那个咸水湖已经完全干涸了,这实在是生态灾难,太不可持续发展了。不过好在现在利比亚民主了,工业荡然,人口也实现了负增长,应该用不了那么多水,想来很快能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吧?


2011年利比亚民主的时候,库夫拉先被反政府武装占据,旋即被政府军夺回,转眼间又被重占,总用时1个月零几天。虽然没有伤亡情况的报道,但是交战并不激烈。2012年,当地两部落火并造成100多人死亡,可能比民主期间战死的人还多。


其后库夫拉感觉上似乎就成为了法外之地。因为这是撒哈拉沙漠中部的重要水源地,所以从中部非洲出发试图逃向欧洲的难民必经此处。库夫拉的监狱因此臭名远扬,经常被各种人权组织和会议口诛笔伐。


外部势力也参与进来,苏丹达尔富尔的反政府武装占据了贝泽马作为主要补给基地,并从此地出发袭击沙漠车队。2016年的报道,库夫拉革命军(霸气的名字,不知要革谁人的命)重夺贝泽马,击毙若干,俘获若干。



战火中的贝泽马


革命军重夺绿洲

至于现在他们怎么样了我就不知道了,希望局势能够早日安定,大家又过上平静的生活吧。


库夫拉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写这篇文的过程中我不时感觉自己的笔力和知识储备不足。如果是了解非洲文化和地理的专家来写,肯定能够将沙漠的神秘和探险过程渲染得更加精彩,相应事件和人物关联也会更加丰富和完整。但我只是个军事爱好者,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是那句话,如果与您的认识和资料与本文出现冲突,请自行判别真伪。


但是有一样我是必须鲜明指出的——中文世界中经常出现的猎奇文章:德国人为了抄英国人的后路,派出了隆美尔的什么精锐装甲部队或者精锐特种部队深入非洲内陆,结果在热带雨林遇到了食人蚁或者行军蚁之类的玩意儿,整支部队几千人被吃成骨头架子,差点连坦克的钢板都吃光了——这个完完全全是胡说八道,都是骗你的,没一个字是真的。


大家既然看完了全文,就知道从地中海沿岸向南,只会遇到连绵的沙漠,神TMD的热带雨林。对这种耸人听闻的猎奇文章大家最好敬而远之,不要被他们的愚蠢病传染到。



北非的热带雨林……

前文请见:沙海迷航,1942年南非空军的库夫拉悲剧


特别赠送:1942年德国新闻影片:空袭库夫拉


船舶买卖船舶交易、船舶出售:出售5170吨干货船,船舶交易,散货船,散货船
出售5170吨干货船 - 500油船

发表回复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搜船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未认证商家
:
2019-8-20
:
看船团
:
81a135@126.com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3

帖子3

积分17

威望0

金钱14

贡献0

图文推荐

  • 绿色环保小诗歌六句话

    Amer 94 Twin于2018年8月顺利下水,她是超级游艇

  • 旧内河船报废年限

    旧内河船分为以下类型: (一)船龄在10年以上

  • Value将回望新造船业

    前不久,VesselsValue将对以往12月的货船销售市

  • 浓浓的归属感!南海舰

    【浓浓的归属感!南海舰队为我8艘木船保驾护航】

  • 9拖轮队搁浅京杭大运

    12月19日晚间,一列9拖的轮队在京杭大运河花园街

  • 厄瓜多尔一艘驳船在科

    厄瓜多尔一艘驳船陷落。 海外新闻12月23号来电本

  • 阿兹慕全新旗舰艇华丽

    今年6月在第十届阿兹慕|贝尼蒂游艇盛筵上华丽亮相

  • 中航鼎衡最新订单 中

    瑞典船东Terntank在中航鼎衡下单2+2艘LBG / LNG

  • 原始人在实践中认识到

    舟船发展史绵延数千年,最早还得从远古说起。 1.

  • 船厂建造 Fincantieri

    近期,Vard Marine Inc.完成了Fincantieri Bay S

  • 交易
    企业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百宝箱
  • 发布新帖

  • 搜船客服

  • 微信

  • 搜船APP

  • 返回顶部